您的位置:首頁> 圖書館> 讀者園地> 讀書漫談> 正文

讀書的品味

2018年03月22日 浏覽量: 次 來源: 作者: 【字體:

西漢學者劉向雲:書猶藥也,善讀者可以醫愚。讀書足以陶冶人情操,使人啓迪心智,醫治愚昧。用作家賈平凹的話來說,讀書的最大好處在于“寂寞時不寂寞,孤單時不孤單,絕權欲,棄浮華,潇灑達觀,于囂煩塵世而自尊自重自強自立,不卑不畏不俗不追”。細細品之,讀書的妙處著實如此。

“好書如摯友,終生不相忘。”讀一本好書,就好像和一個高尚的人談話。白晝裏種種煩悶會隨著“談話”的深入,不自覺地升華爲對生活、對生命的洞然。但隨著生存壓力的逐漸增大,生存空間的日趨逼仄,“與高尚人談話”的時間幾乎愈來愈少,休說磚頭厚的這文集那全集了,單是那口袋般大小的袖珍書,沒十天半個月的功夫,恐也難翻到最後一頁。孔子的韋編三絕,宋濂的寒日抄書,劉秀的手不釋卷,李密的牛角挂書......聽起來是那麽陌生、那麽遙遠。現代都市人離書(文學意義上的書)似乎是越來越遠了,遠的甚至忘了憂憤的《離騷》,忘了千古的《史記》,惟一有印象的,大概是那幾部名著了。難怪有人慨歎日:現代人已進入了讀圖時代,正在告別讀書時代。

其實,如果我們稍加留意,就會發現,書裏面的世界同樣精彩無比。魯迅筆下的阿Q,錢鍾書筆下的方鴻漸,路遙筆下的孫少平......這些人物何嘗不“變相”存在于我們的周圍?如此一想,人生也就變得戲劇性起來,生活亦有趣了幾分——現實中的我們又如何不是社會這部`大作品裏的一個小角色呢?讀書常因閱曆的淺深而各有各的感悟。張潮在《幽夢影》裏說:“少年讀書,如隙中窺月;中年讀書,如庭中望月;老年讀書,如台上玩月。”董橋則把讀書比作聽雨:“少年聽雨歌樓上,紅燭昏羅帳。壯年聽雨客舟中,江闊雲低,斷雁叫西風。而今聽雨僧廬下,鬓已星星也,悲歡離合總無情,一任階前點滴到天明。”這些名言說的都是這個道理。

“文章合爲時而著”,書中向我們展示的是這個塵世中最本質的部分,其中既有對真善美的熱情歌頌,亦有對假惡醜的無情鞭笞。讀書時,特別是對後者,我們不妨做“對號入座”式的閱讀。其實,在這個世界上,誰身上沒有一點私心雜念呢?倘經過“書”的暴風驟雨般的洗禮忽有良心發現,從此洗心革面,脫胎換骨,獲得新生,不也是讀書的一種幸運嗎?

當代版畫家黃永玉曾說過這樣的一句有意思的話:“與一個聰明的人談話是幸運的,讀一本好書就是和一個聰明的人談話,讀一萬本好書就是和一萬個聰明的人談話,多劃算呀。”說得多實在多生動!即便我們一時讀不了這麽多的書,十本,五本也是不小的收獲。試願諸君在娛樂的同時,有空看看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