業務欄目

您現在的位置:您的位置:首頁> 統戰部> 邪教辨析

徐弢教授:教你一刻鍾辨識邪教“門徒會”

2018年07月19日 浏覽量: 次 来源: 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

 主持人:觀衆朋友,2015年12月湖北監利發生了一起“門徒會”邪教教衆致人死亡的惡性案件,而就在這件事的前一年,2014年的3月份,《南方都市報》也曾經報道過一起一對癡迷于“門徒會”邪教的夫妻相繼自殺身亡的事件。那麽“門徒會”到底是一種什麽樣的邪教?他又是如何將人引入歧途直至致人死亡的人呢?今天我們有幸請到了武漢大學哲學院宗教學系教授、中國宗教學會理事徐弢先生和我們一起探討一下這個話題。徐教授,您好。

  徐弢:你好。

  主持人:我們剛才提到了“門徒會”他是一種邪教,那麽作爲一種邪教,他平時是一種什麽樣的面目出現在我們大衆面前,他是如何來僞裝自己的?

  徐弢:“門徒會”這個稱呼出現在八十年代。八十年代末,陝西有一位農民季三保創立了一個邪教組織,這個邪教組織在內部暗立了12個門徒,所以得到了這麽一個名稱。但是九十年代以來,這個名稱他們自己基本上是不使用的,都是把自己稱爲基督教或者是稱爲基督教的一支。但是實際上他真正信奉的東西不是來自于《聖經》,而是信奉的教主季三保以及季三保的搭檔許明朝,還有其他手下的一幫人,他們編的一些小冊子,這些小冊子有“閃光靈程”、“慈祥的母愛”之類的東西。現在“門徒會”在聚會的時候很少公開發這些小冊子了,一般是把這些小冊子裏面的教義濃縮成幾頁紙,然後從上級往下級進行散發,同時他們也唱聖詩,但是他唱的不是基督教的贊美詩,唱的是他們自己編的這個靈歌百篇。這個靈歌百篇也很有隱蔽性,因爲聽起來好像跟贊美詩差不多,其實他跟贊美詩不一樣,他是邪教的贊歌。

  除了“門徒會”這個名稱之外,人們對他還有一些其他的稱呼。比如說有的地方把“門徒會”稱爲“三贖基督”,還有的地方老百姓發現“門徒會”在聚會的時候總是強迫女信徒在頭上圍上個白毛巾或者是白手帕,所以就說你們在頭上圍著這個東西幹什麽,就把他們叫“蒙頭會”或者蒙頭教,還有的地方百姓發現“門徒會”他們經常鼓吹說你吃二兩糧就可以了,一頓吃的超過二兩了就證明你信心不虔誠,甚至一天吃二兩才好,所以就把他們叫“二兩糧教”。

  主持人:您剛才提到“門徒會”引用了很多的這種手段來隱蔽自己邪教的本質,我相信也沒有任何一種邪教會願意承認自己是邪教。那麽“門徒會”到底邪在哪兒了?我們爲什麽給他下這個定義?

  徐弢:這個邪在哪裏呢,主要是邪在他的危害性,就是說你的這個信仰對你周圍的人甚至對你自身的生産生活,包括對你周圍的這個社會國家的穩定和團結造成的危害,就是他的這個邪。那麽“門徒會”究竟造成了多大的危害?他經常預言世界末日要來了,天上要下硫磺,地球要爆炸,到時候有什麽火災地震,什麽洪水瘟疫,壞人要死光好人要死一半。什麽是好人呢?好人就是加入“門徒會”的人,那麽他這樣宣傳而且爲了表示虔誠,他就說你要一頓只吃二兩糧,另外不要生産。生産勞動幹什麽?生産也沒用,末日都要來了你還生産幹什麽!

  主持人:那要不生産,糧食從何而來呢?

  徐弢:他那糧食,糧食這個神會賜給你生命糧賜福糧。比如說有的婆婆,她爲了哄自己的兒媳婦信“門徒會”,這個婆婆已經加入了“門徒會”了,她就跟這個兒媳婦說你信教吧,信教以後不用幹活了,家裏的米吃不完。這個媳婦不信,後來過了一段時間,發現家裏的米確實吃不完,越吃越多,越吃越多。後來這媳婦就覺得奇怪,有一次她朋友約她出去玩她忘帶了東西,猛地回家,撞見她的婆婆正在往她的米桶裏偷偷地倒米。所以“門徒會”這個世界末日害了不少人。據我們調查,有一位邪教高層回憶,他原來認識的一個邪教徒也是“門徒會”的成員,這個人原來是個包工頭,在九十年代的時候就已經成了萬元戶,但是後來聽信了“門徒會”宣傳的世界末日以後,他就不工作了,把錢都取出來了,說反正末日要來了,這些錢留著也沒用,就買好煙買肉買酒整天去享受,最後全部花光了,花光了最後沒錢了,連襪子都買不起,整體光著個腳在村子裏跑來跑去的,這都是“門徒會”的危害。那麽除了宣揚世界末日之外還有一個就是,“門徒會”還對人們的身體健康,對人們的生命安全構成了威脅。因爲近些年來,他把重心轉到了你要信我這個教就可以身體強健,有病你不用去醫院也能好,沒病的神會讓你更加健康。他們宣傳什麽天國是個大醫院,看病可以不花錢。他們怎麽看病呢?實際上就是宣傳季三保可以給你看病,宣傳“門徒會”的骨幹可以給你看病,他說你生病的原因就是你犯的罪,季三保可以代表上帝赦你的罪,他把你的罪赦了,你的病也就沒有了。據我們調查,包括“門徒會”的這個頭目,一位頭目陳某,他的父親和他爺爺都是有病,他不讓治,天天禱告,結果死去。

  甚至還有在禱告治病趕鬼治病的過程中,惡性致人死亡的事件。比如說甘肅有一位“門徒會”的姓戶骨幹,他在給一位姓王的信徒治病的時候,他說這個姓王的人得了鬼附病。怎麽治呢?就把他捆起來捆了十幾天,而且還用這個火鉗去夾他,還去拔頭發,還要去用“金書”,即所謂的邪教書籍去打臉,最後導致這個王某急性腎功能衰竭而死亡。所以這個邪教“門徒會”已經不是一個宗教,更不是一個合法的宗教,他是殘害生命的一種工具。

  主持人:徐教授,您前面也講了,“門徒會”他不太願意承認自己是“門徒會”,他經常把自己僞裝成基督教或者是基督教的一個分支。那麽我想,作爲一種邪教,不管他怎麽僞裝自己,不管他如何擅于僞裝,畢竟和這種正統的宗教之間有著本質的區別。那麽“門徒會”和基督教之間的主要區別到底都在哪些地方?

  徐弢:這個區別是非常之多的。最根本的區別,我覺得還是對《聖經》的態度上,對《聖經》的解釋上。我們爲什麽說基督教是一個經典宗教呢,就是基督教的一切信仰都是來自于《聖經》和建立在《聖經》的基礎上,他的神學他的哲學都是在這個上發展起來的,“門徒會”則不同。“門徒會”一方面不是以《聖經》作爲根本經典,他雖然也講《聖經》,但是他更重視的是自己所編的那些小冊子。那些小冊子什麽《漢中天國夢》,什麽《閃光的靈程》、《七步靈程》之類的東西,《聖經》只是他利用的工具。他們對《聖經》裏的很多解釋都是非常荒謬的,比如說他說《聖經》裏有五餅二魚的故事,這是一個比喻,他就說這個五餅二魚的故事,就是說你看耶稣可以用五餅二魚讓五千人吃飽,所以以後就意味著你要信了主,你家裏的糧食怎麽吃都吃不完,甚至你吃飯不能超過二兩,超過二兩就證明你不虔誠。

  他的跟基督教第二個更大的區別就是他信誰。“門徒會”信的不是真正的基督,信的是“三贖基督”,因爲“門徒會”荒謬地說什麽上帝對人的救贖有三次,第一次是通過諾亞建方舟的諾亞,第二次是通過道成肉身的耶稣基督,第三次就是通過陝西這個農民季三保,所以他叫“三贖基督”。“門徒會”爲季三保和他的搭檔編了很多的小冊子,他們叫靈裏的夫妻,但實際上是個男的,就是許明朝,對他們加以神化,說《啓示錄》裏面說到那兩盞金燈台、兩顆橄榄樹,指的就是他們兩個人,認爲季三保是神的兒子,他跟耶稣的地位一樣,他可以赦免人的罪。但不幸的是,這個可以赦人罪、可以讓死人複活的人自己卻沒有好果子,自己在1997年一次車禍中死了。

  主持人:徐教授,直到目前爲止,在咱們湖北包括陝西雲南很多地方仍然存在著“門徒會”的一些組織,他們還在繼續秘密活動。他們現在活動是非常隱蔽的。據您的了解,他們現在活動的隱蔽手段都有哪些?

  徐弢:他們的隱蔽方式有很多種,比如過去他們是要挂得勝旗的,挂一種旗子在自己家的大門上,現在不挂了,你挂的話就把它挂在屋裏比較隱蔽的地方。而且他們互相之間都不用真名,都用這種邪教裏面編的一些名字,就是所謂的教名。另外,大家說話的時候都用一些暗語互相來進行稱呼,而且經常在風聲緊的時候晝伏夜出,分散活動,不一起出去活動,免得被一網打盡。特別是最近10年來,我們知道中國進入互聯網時代,“門徒會”所采取的傳教手段也就更新了。他們充分利用網絡資源,比如建立了自己的網站、自己的博客、自己的虛擬社區,他們編了很多像一些什麽MP3、MP4,什麽VCD、DVD之類的東西,這些東西的信息量很大,傳播速度更快,而且隱蔽性很強。

  主持人:我相信,隨著這種現代傳播手段的豐富,通過網絡智能手機,“門徒會”恐怕在今後一段日子裏會更容易被我們一些普通老百姓所接觸到。碰到這種情況,您能不能再幫我們老百姓給支支招,我們如何很方便很迅速地就可以一眼辨明這個邪教的本質?

  徐弢:我覺得這個要想辨明“門徒會”也不難,只要我們留心就可以,簡單地說就是三聽三問三看,主要是聽什麽呢,就是聽他的幾個關鍵詞。“門徒會”有三個最主要的關鍵詞,第一個就是世界末日,“門徒會”經常預言世界末日將在什麽時候發生,所以降硫磺、地球毀滅這是他的一個關鍵詞;再一個關鍵詞是生命糧、賜福糧之類的東西,或者叫發酵糧,就是越吃越多的糧,說你只要信了我這個,入了我這個教,家裏的糧食吃不完,可以不勞而獲;還一個關鍵詞是禱告治病、趕鬼治病,就是說你只要信了我這個教,不用上醫院病就能好,沒有病的人身體會更加健康。如果你聽到這三個關鍵詞,那麽對這個傳道人就需要有一點警惕了。

  當然,有時候我們可能還是覺得不能夠肯定,那我們還可以進一步追問,對他進行三問。我們知道真正的基督教崇拜的是耶稣基督,但是“門徒會”不這樣,“門徒會”崇拜的不是真正的耶稣,而是所謂的“三贖基督”。所以我們首先第一問就是,你到底崇拜的是誰;第二問就是問他你在哪裏崇拜,“門徒會”是一個邪教,邪教是見不得光的,所以他不敢到教堂裏面進行活動,他們一般都是在曠野裏面或者在所謂的一些骨幹信徒的家裏面,一些接待家庭裏面進行活動;第三問就是問他組不組織學習《聖經》,因爲基督教在崇拜的時候是要叫大家查《聖經》學習《聖經》的,而“門徒會”不需要。“門徒會”只要你查一些他自己編的小冊子,什麽《閃光的靈程》、《靈歌百篇》、《慈祥的母愛》之類的東西。

  所謂三看,就是通過一些直觀的形式,發現一些“門徒會”典型的一些標記,首先“門徒會”他有自己的得勝旗,這個所謂的得勝旗其實就是一個三角形的白布,上面畫的一個紅色的十字架。這個旗是由“門徒會”的上級,他的總會統一制作然後下發下來的。他們雖然現在爲了逃避有的時候不挂,或者把它挂在隱蔽的地方,但是聚會的時候一般會把它挂出來。如果看到這樣一個旗幟就基本可以判斷是“門徒會”。除了這個旗幟之外“門徒會”還有一個特點,就是禱告的時候用白布白手帕蒙頭,讓女信徒都要蒙頭,如果又挂著個旗幟又蒙頭那就很危險了,再一個就是它的邪教書籍,就是他們編的那些書籍,什麽《七步靈程》、《閃光的靈程》、《慈祥的母愛》。通過這種方式,我們發現對方是“門徒會”之後,就要及早地遠離他們,而且要積極地向有關部門進行舉報。

  主持人:非常感謝徐教授。觀衆朋友,我想聽了徐教授今天的介紹以後,我們大家對“門徒會”這種邪教的本質有了更加清晰的認識。如果生活當中我們遇到了這種邪教的傳教人,我相信每個人都應該知道該怎麽辦了。好,我們今天的節目就到這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