業務欄目

您現在的位置:您的位置:首頁> 統戰部> 邪教辨析

暗示 催眠 祝由 都是邪教的“摄心术”

2018年07月19日 浏覽量: 次 来源: 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

 “攝心術”古之稱爲“攝魂大法”,是一種控制人的心理、行爲、意識的技術。古代的心理控制(攝魂大法)常與宗教、占蔔、權威以及醫學結合在一起,因此千百年來攝心術以神秘面目隨著社會發展流傳至今,在當今科技高度發展的今天,從心理學角度研究,攝心術有著系統的心理控制手法,我們以此來看待邪教對教徒的“攝心術”,也是多方面采取手段以逐步達到對教徒的心理控制,最終實現對其行爲的控制。

  廣泛意義上的攝心術範疇很廣,比如如何爭取他人信任、成功推銷商品都是攝心術的範疇,並且人人都會使用,只是施術技巧高低上的差別,而狹義的攝心術是采取一種巧妙的手段控制他人心理,從而最終控制其行爲的技術,它是強迫性的,能使對方失去自我控制能力,處于一種恍惚精神狀態之中,聽命于我方,這種強迫性並非命令,而是來自于他本人的主觀意識。而邪教的“攝心術”是指狹義上的,采用一系列手段來實現對他人意識、行爲的控制。從許多邪教信徒的案例都可以看出,一旦被邪教“攝心術”控制之後,信徒都是失去自我意識的去完成教主或組織的使命,不畏險阻,不計代價,即便失去生命都毫無畏懼,就如常人所傳言的古之巫術裏被攝了魂一樣。

  一、暗示術

  在生活當中,攝心首要做到吸引,使對方感興趣,有接觸,才能開始信任、攝心。邪教也不例外,首先便是抓住吸引力,來控制的信徒。如何吸引,必然離不開“暗示術”,“暗”即對方無從察覺,“示”即一定意圖的指示。暗示即是使對方自然地、無從察覺而又毫無抵觸的接受一種認爲意圖的指示。它並非命令他人怎麽做,做什麽,而是讓對方自然地接受我方的思想,只要在無意中接收到這個信息,他便會産生相應的觀念,最後指使自己的行動。受令而爲,對方就有不得已之感而索然無味,但自己是按照指令方的想法做了,還自認爲源于自己的主動性,這便是暗示術的高明之處,即使對方感到事情難辦,也會毫不介意。邪教正是通過不同手法的“暗示”來發揮其獨特的功能。

  李洪志在推廣其法輪功時,就是首先不斷通過暗示,告訴人們法輪功是一種很高級的氣功,能治病,在人們心裏肯定的情況下,必然相信身體變好肯定是法輪的的緣故;其次通過各種手段暗示人們李洪志就是神,宇宙中最大的神,一旦得到自我的心理的主動接受、自我暗示下,便會主動來崇拜神,來“練功”、“學法”;再次,在其“法會”中、書籍中,不斷暗示神的偉大性,虛構“圓滿”的天堂,通過護法、弘法才能求得圓滿,以及圓滿之路的艱辛,在其步步暗示下,人們一步步走向精心鋪好的陷阱中,絲毫不覺得痛苦。全能神也是通過向人們暗示“女基督”是耶稣的“再次肉身顯現”,是神來拯救人,他在教會中造神,制造了7個“神的化身”,自吹只有加入他的組織,才能逃避世界末日的災難。信徒都是在信神才能祛病保平安的自我暗示下,一步步走向邪教的殿堂。

  二、催眠術

  從心理學上分析,人的意識處于兩種狀態下,對周圍其他事物的感知能力就會下降,一是在注意力高度集中于某點時,二是精神恍惚狀態。這種睡眠形式下,人對外界的感知能力下降,範圍局限,思維也遲鈍,也就是一種催眠狀態,是從覺醒到完全睡眠之間的過渡狀態。在催眠狀態下的人,只接受來自于施術者的暗示性指令,對于這些暗示,他會不加任何批評的給予全部接受。人一旦進入催眠狀態,也就達到被攝心的狀態,自我意志能力幾乎全無。如何將信徒誘導進入催眠狀態的技術過程,便是邪教的催眠術,這種控制人心靈的方法在科技發達的今天,又被邪教變相的大加利用。

  李洪志爲實現對弟子的攝心,采用了一系列的催眠法。對弟子提出集體“學法”、召開“法會”、交流體會,無外乎都是使弟子集中心思放在法輪功上,隔斷與外界的聯系,弟子每天都在如此的法理中轉來轉去,無法接觸到其他信息,必然深信不疑;他宣揚“不二法門”,要弟子專心的“學法”、“練功”,還有嚴格時間限制,很多弟子在“練功”練得精神恍惚的情況下,經常出現看見“師父”“法身”、“師父”說話等情況,在弟子交流中便覺得是神靈顯身,更是頂禮膜拜,惟令是從。全能神信徒也是在信教的基礎上,自我沈浸在神靈的催眠術之下,每天投入學習“經文”,勤于“教義”宣傳,還會感慨光這樣做是遠遠不夠,心甘情願的爲“神”奉獻自己的財産、肉體。

  三、祝由術

  祝由術是我國最古老的攝心方法之一。古之缺乏醫藥,人們生病之後,也靠巫師求助于神靈的保佑,巫師要給疾病找一個合理的解釋,就將其怪罪到鬼怪身上,非常使人信服。可以看出祝由是一種通過念咒語、畫符以祛鬼神的方法,通過去其心中之鬼的心理控制方法而治病,整個祝由過程和咒語都含有特殊的暗示性意義。古人受鬼神文化的影響,他們信鬼神,供鬼神,還借鬼神統治人,因此利用鬼神信仰就成爲祝由術的核心。邪教也深谙此理,他們變通了祝由術,並大加利用。

  邪教利用祝由術來控制信徒的信仰,人的信仰是人格的一部分,沒有信仰的人如同沒有靈魂,而人的信仰又無形之中控制了人一生的行爲,即使信仰是變化著的。佛語說心誠則靈,人懷此信仰,必然起到暗示、威懾作用。其他攝心術只能一時的控制行爲,那麽祝由術便可以長期的控制人的行爲。李洪志推出“銷毀論”、“神形全滅”來對弟子進行恐嚇,還說“一念成神、一念成魔”,提出魔的論道,“附體、走火入魔、除魔”等理論,無形之中給弟子帶上精神枷鎖,通過非常可怕的“魔”、“銷毀論”給弟子帶上沈重枷鎖,通過神、魔來實現對弟子的統治,以此達到攝心,使弟子非常恐懼“神形俱滅”,只會乖乖聽命于“師父”。諸多邪教都是通過類似“祝由術”有意制造恐慌心理和恐怖氣氛,讓信衆對其産生順者則昌、逆者則亡的敬畏和恐懼,以此來攝心。

  四、意念術

  意念術,指專門通過人的意念就能達到某種目的的行爲方式,也可以說意念是一種思想高度集中的注意力,對于意念攝心,古人記載“心以道明,心明道降,道降則心通,神明在身”,“神明者,眼見耳聞,意知心覺,分別物理,微細悉知,由神以明,故曰神明”(《道藏太上老君內觀經》)這是說,能看見和聽見常人所不及的事物,能感應他人的內心世界,能分辨常人所不能區別的事物之理。如此地了解他人的內心世界,那麽要控制可謂輕而易舉。意念力在古之典籍上被認爲是人的強大思念産生的一種自然力,正因爲有了這個特殊的力,能使我們所思念的目標得以實現。雖然這在現代的科學領域是予以否認的,但此說法對現代人都有一定影響力,但是邪教卻利用了人們對“意念術”的渴望,達到對弟子的控制,使得弟子沈醉其中不能自拔。

  李洪志在最開始的氣功治病表演中,就吹噓自我的意念控制法,具有搬運、定物等神通,在早期的會場表演氣功治病無不是凸顯意念的功能,然後在其“法理”中就宣揚“正念”的觀點,提出專心“練功”便能産生巨大能量,能“救人”,能“除惡”,……讓無數弟子在虛無的“練功”內,加入全神貫注的意念,並且寄希望神的意念能給他們帶能無窮的能量,唯有進一步聽信教主,爲其付出,終而被攝心。

  邪教對于信徒的攝心術不只采取一種手段,而是多種攝心手段交替使用,究其根本,離不開暗示和催眠,使得無數信徒一旦踏入其中,便難以脫離控制,因此只有掌握反攝心的方法,提高社會科學認知能力,增強自我思維意識,健全自我人格等,便可以識破邪教的攝心術伎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