業務欄目

您現在的位置:您的位置:首頁> 統戰部> 學習園地

各民主黨派拥护共产党领导,共同促进召开新政协

2018年07月20日 浏覽量: 次 来源: 统战新语 作者:

“五一口号”应时而生,一经见报,犹如一道耀眼的霞光划破长空,各民主黨派和无党派民主人士群情激昂:5月5日,李济深、何香凝、沈钧儒等12位在港民主人士联合致电毛泽东;此后,致公党、台盟、民进、民盟、农工党、民革、民建、九三学社、民联、民促、救国会等党派纷纷发表声明;海外的华人华侨、在港的人民团体也发表通电、宣言……热烈响应中共中央“五一口号”。以此为标志,吹响了共产党与民主黨派团结一心推翻国民党反动统治的号角,揭开了双方亲密合作、建设新中国的新篇章!

“五一口号”发布后,中共中央于5月7日致电中共华南分局,要求他们就召开新政协问题,同真诚反美反蒋的各民主黨派、各人民团体及各界爱国知名人士交换意见。5月8日起,在中共华南分局的领导下,在香港以“目前新形势与新政协”为题,连续召开座谈会。各民主人士或召开大会、发表声明宣言,或激扬文字、鞭挞独裁政府,或游行示威、发动民主运动,或攻心策反、配合人民解放军作战……一个以香港为中心、主要由各民主黨派和各爱国民主人士参加的讨论新政协的运动轰轰烈烈地展开。

各民主黨派、无党派民主人士、各人民团体在发表的宣言以及相关文章中,都一致承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地位。

5月23日,譚平山在《華商報》發表《適時的號召——論中共“五一”節口號》一文,其中指出,新政協領導的責任應“放在中國共産黨的肩上,這是曆史發展上一種不容放棄的任務。”

民盟中央委員鄧初民說:革命究竟由誰來領導不是憑主觀願望,而是由客觀的曆史條件所規定的,中國無産階級及其政黨,“具備了領導中國革命的一切條件”。

民進領導人馬敘倫說,中國共産黨應是新政協的“當然的領導者”。

致公黨在《告海外僑胞書》中說:“中共在中國革命艱苦而長期鬥爭中,貢獻最大而又最英勇,爲全國人民起了先導和模範作用。因此,這次新政協的召開,無疑我們得承認它是領導者和召集人。”

无党派民主人士郭沫若在一次有民主黨派负责人、民主人士参加的座谈会上说,我们应承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权,承认毛泽东为中国人民的领袖。这一发言得到了与会者的赞同。

民盟在《對于新政協共同施政綱領的意見》中指出:“新民主主義不是共産黨根據無産階級一個階級的利益出發制定的,除蔣介石獨裁政權代表的地主、官僚、買辦之外,其他階級階層都可以在這個基礎上共同合作,所以是符合全國人民的要求的。”因此必須“確認新民主主義爲各革命階級統一戰線的臨時聯合政府的最高施政原則。”

民進明確提出:“新建立之國體,爲中華人民民主共和國,其政權形式爲各階級民主聯合政權。”“民主聯合政府爲無産階級、小資産階級、民族資産階級之各階級共同執政民主聯合政權,但人民民主革命之徹底完成,必須無産階級及其黨之領導。”“消滅國民黨反動派政權,肅清封建殘余,抵抗帝國主義奴役,鏟除官僚資本,促進人民革命之徹底成功,與各級聯合政權之完滿實現,爲民主聯合政府總的指標。”“新民主主義爲建設中華人民民主共和國之最高施政原則。”

显然,各民主黨派不但承认新民主主义是民主联合政府的施政原则,而且他们这时的政治主张也和中国共产党的新民主主义革命纲领一致。

各民主黨派在响应中共中央“五一口号”过程中,对“第三条道路”进行了彻底批判。

民革在《響應中共“五一”號召的聲明》中指出:“今日之中國,只有革命或反革命兩條道路,即愛國與賣國之分,民主與反民主之分,其間絕無中立徘徊之余地。苟且偷安,投機取巧,倚靠美帝扶持,輕視人民力量,都是自絕于民主、自絕于人民的死路。”

民進在其宣言中,公開莊嚴宣布民進要團結在中國共産黨的周圍,參加共産黨領導的愛國民主統一戰線,“光明與黑暗,生存與死亡,中國沒有任何第三條路徑可循進的。”

致公黨在其宣言中指出:“全國人民和人民敵人之間的生死鬥爭已達到最尖銳化,革命與反革命已明顯地劃分爲兩個陣營,人民已沒有第三條道路可以觀望”,“曆史決定了獨裁會將要走進自己掘好的墳墓,人民必然獲得解放和翻身,新的中國已經胎動,將在舊中國的崩潰過程中建立起來!”

其他民主黨派也纷纷表态,在反民主的独裁统治与民主统一战线之间,没有第三条道路。凡是希望新政协成功者,不独不应有第三条道路的幻想,而且应该起来揭露这种阴谋。

各民主黨派热烈响应“五一口号”,对“第三条道路”的批判,表明他们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接受新民主主义革命纲领,也表明各民主黨派在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道路上迈出了有力的步伐。民主黨派在新中国建立之前的重要历史关头,接受了新民主主义革命路线,完成了民主黨派历史上的一次极其重要的转变,为民主黨派带来了新生。从此各民主黨派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和社会主义革命、建设事业作出了重要贡献。

各民主黨派在响应“五一口号”的声明、宣言中,号召民主黨派广大成员为召开新政协、成立民主联合政府而努力奋斗。

民革在聲明中稱贊“五一口號”“誠爲消滅賣國獨裁的反動統治和建立獨立民主幸福的新中國所應循的途徑”,號召本黨同志和全國人民要“爲新政協之實現,人民代表大會之召開,民主聯合政府之成立而共同努力!”

民盟在宣言中说:“中共‘五一’口号发布以来,各方纷纷热烈响应;足见政治协商与联合政府的主张,决非任何一党一派独有的主张,而是一切民主黨派和民主团体及至全国人民的共同要求。”声明表示,“本盟愿号召全国人民,吁请各民主友党民主团体,共同为迅速实现新政协而努力”。时在上海的民盟中央委员会主席张澜等致函沈钧儒,对民盟总部通电响应“五一口号”,表示“极感欣慰”,认为是“国家当前自救唯一途径”,并“盼中共及民主黨派今后更能以简单明了之方式加强此种号召”。

民建总会在上海秘密举行理监事会,经过讨论,决议“赞成中共‘五一’号召,筹开新政协,成立联合政府”,并推章乃器、孙起孟为驻港代表,同中共驻港负责人及其他民主黨派驻港负责人保持联系。

民进在宣言中指出:“‘五一’二十三条是近百年来中国革命史的结晶,是今后中国政治运动舵向的指标,中国的民主人士及民主黨派就是要团结在这口号的周围,形成坚固的爱国民主统一战线,……以奠定我国子子孙孙万世太平的始基,要不然,就要自暴自弃,甘为历史的车轮所碾碎。”6月26日,民进在港理事讨论了新政协召开时间、地点及召集人、代表资格等问题,一致认为新政协的地点应在解放区,召集人“当然由中共担任”,并建议“可由各党派授权中共召集之形式出之”;对于代表资格,提议不论民主黨派、人民团体或社会贤达,都必须以其对现阶段民主运动的实际态度和贡献为原则。7月31日,民进在港理事会议通过《中国民主促进会拟提出于政治协商会议之行动公约及政治纲领》,全面系统地提出了民进对于新政协的各项主张。后来这些主张在座谈会上得到了各党派的一致赞同,并成为各党派的共同意见。

農工黨在反對美國扶日的《宣言》中鄭重聲稱:“本黨全體同志,爲促進人民民主政治協商會議之早日實現,應團結廣大的群衆進行戰鬥,與一切民主戰友,攜手前進”。

致公黨在宣言中指出:“今天中國的革命少不了華僑同胞在精神和物質上的支援”,號召華僑同胞將來“回到民主的祖國的懷抱,參與新中國的各種建設,使中國成爲一個獨立、自由、康樂的國家”。

九三學社在北平《新民報》發表的宣言中指出:“中共中央建議召開無反動派參加之新政治協商會議,解決國是”,“同人等認爲唯有循此途徑,始可導中國于民主,自由,富強,康樂之境,願共同努力,以求實現。”

台盟發表《告台灣同胞書》強調:“同胞們!趕快起來響應和擁護中共中央的號召,配合全國人民的革命戰爭,廣泛地展開反對美帝國主義,反對封建主義,反對官僚資本主義,反對台灣分離運動的各種鬥爭,准備參加‘政協會議’,‘人民代表大會’和‘民主聯合政府’,這樣,台灣人民才能由美蔣聯合統治的痛苦中解放出來……”

以促進新政協召開爲中心內容,各種座談會、演講會,群衆性的宣傳活動也相繼展開。6月4日,香港各界民主人士馮裕芳、柳亞子、茅盾、章乃器、朱蘊山、胡愈之等125人聯名發表聲明,說:“我們願意表示對這一提議的熱烈贊同”,“新的政協召開之後,中國曆史將會翻開燦爛的一頁,進一步建立一個統一的真正屬于人民的新國家。”

民革声明要求:“在卖国独裁者控制下的各军事单位,各地方政府,各界团体的人士们:你们也应该深切反省过去附和或容忍卖国独裁的错误,谋所以救国家救人民及至救自己,也毅然接受孙先生的遗教和本会以及各民主黨派民主团体的号召,以实际行动,加速卖国独裁政权的灭亡,而站到人民方面来!站到民主革命阵营方面来!”

谭平山在《适时的号召——论中共“五一”节口号》一文中指出:新政协是“能够代表人民利益而且确有群众的各民主黨派、各人民团体、社会贤达”的,新政协的共同纲领应该是新民主主义的政纲,新政协“是各民主黨派分担革命责任的会议”,而“不是分配胜利果实的会议”。

民盟在其宣言中指出:“召開政治協商會議以解決國是,爲本盟一貫的政治主張。不幸國民黨反動統治集團醉心法西斯獨裁,迷信武力統一,竟不惜撕毀政協決議,發動全面內戰,致令本盟及其他民主友黨的主張,暫時遭受了挫折。”“時至今日,獨裁統治的行將傾覆,中國人民的民主勝利,已經成了定局。這是全國人民的共同信念,沒有人再會懷疑的了。”

民盟的總部機關刊物——《光明報》,廣泛開展對新政協的性質、特點及任務的討論,向廣大讀者宣傳新政協與舊政協的不同,在于新政協代表人民意志,不要代表地主買辦豪門資本的反動獨裁集團參加,不要美帝國主義過問;新政協要建立一個新民主主義的政權;新政協應由中國共産黨來召集,明確提出革命領導權問題。

民進在宣言中將新舊政協作了區分,指出:“我們不要把政治協商會議這個名詞和過去的政協混淆了意義,舊的反動者的政協,已經因他們撕破而過去了,行將召開的新政協,是完全由各階級各階層的人民臨時代表商討國是,親帝國主義分子,封建主義反動派,官僚資本主義壟斷者,不會再讓其幽靈複活,混進革命的陣營”。

5月中旬,馬敘倫發表《讀了中共“五一”口號以後》一文,將新政協與1946年重慶政治協商會議做了深入的比較。馬敘倫指出:“上次政協是反民主的反動集團做主體,而僞民主派也參加了的,這次是民主陣線的各方面自己的集合體,而中國共産黨是當然的領導者,這是質的不同。”

从各民主黨派的声明、宣言中可以看出,召开新政治协商会议,成立民主联合政府,是当时各民主黨派共同的意愿,真可谓中共振臂一呼,海内应者云集。

新政協,是民主協商的論壇;新政協,是萌生人民政權的園地。那裏寄托著全國人民的希望!北方,有中國共産黨領導的解放區,那裏沒有法西斯細菌的位置,那裏人人平等人人自由,新中國在那裏噴薄欲出……

北方!南國香港遙望北方,人們迫切期盼西柏坡的消息……

(選自《讓曆史告訴未來》,主編:朱維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