業務欄目

您現在的位置:您的位置:首頁> 統戰部> 學習園地

【知所从来 思所将往】國慶感懷:69年前,他们如何协商建国?

2018年10月11日 浏覽量: 次 来源: 统战新语 作者:
國慶感懷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一切向前走,都不能忘記走過的路;走得再遠、走到再光輝的未來,也不能忘記走過的過去,不能忘記爲什麽出發。”

今天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69周年。69年前的今天,1949年10月1日,毛澤東同志在開國大典上莊嚴宣布:“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了!”這個洪亮的聲音震撼了北京城,震撼了全國,震撼了全世界。自此往後,一個舊的時代已爲曆史車輪所碾碎,中國共産黨帶領全國各族人民,開啓了一個新的紀元!

说起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我们不能不提到69年前开国大典前夕那场意义非凡的会议。1949年9月21日到30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第一届全国委员会全体会议在北平召开,出席会议的代表包括中共、各民主黨派、各社会团体、无党派民主人士等共662人,毛泽东致开幕词。會議通過的具有臨時憲法性質的《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共同綱領》指出,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代表全國人民的意志,宣告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成立,組織人民自己的中央政府。在這次會議上,通過了《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組織法》《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組織法》,作出了關于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都、國旗、國歌、紀年四個重要決議,選舉了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和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委員會等。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的召開在中國現代史上具有重要的意義。可以說,這是新民主主義革命的一次總結,標志著100多年來中國人民爭取民族獨立和人民解放運動取得了曆史性的偉大勝利,標志著中國共産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正式確立,宣告了占人類總數四分之一的中國人從此站立起來了!

知所从来,思所将往。今天,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9周年之际,让我们一起回顾69年前新政协会议协商建国的历史往事,重温中国共产党与各民主黨派、各社会团体、无党派民主人士等风雨同舟、团结合作的光辉历程,不忘合作初心,繼續攜手前進,更好地推進新時代中國共産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不斷向前發展。

?

新政協的籌備

?

消滅國民黨反動統治

?

三大戰役結束後,國民黨政府的敗亡已成定局,但蔣介石不甘心失敗,以“和談”爲名,企圖“劃江而治”,調整力量,伺機反撲。爲此,蔣介石下野,退居幕後,李宗仁任代總統,並派遣以張治中爲團長的代表團赴北平談判。爲揭穿國民黨當局“劃江而治”的陰謀,也爲了盡量減少戰爭給人民帶來的苦難,中國共産黨提出在毛澤東八項原則的基礎上進行談判。但由于國民黨頑固派的一意孤行,談判最終失敗。

隨後,在毛澤東主席、朱德總司令的命令下,人民解放軍百萬大軍于4月20日發起渡江戰役,所向披靡,23日深夜一舉占領南京。南京的解放,標志著國民黨22年反動統治的滅亡。“宜將剩勇追窮寇,不可沽名學霸王”,人民解放軍以摧枯拉朽之勢,乘勝追擊,合圍殲滅了蕪湖、南京、鎮江逃敵,攻占金融中心上海,解放了蘇南、皖南、浙江廣大地區和江西、湖北、福建三省部分地區,並向福建及華南、西南挺進。渡江戰役的勝利,使國民黨“劃江而治”的企圖成爲泡影。加之國民黨政府發動內戰三年來的窮兵黩武,使國統區經濟處于崩潰的邊緣,人民已經失去對國民黨的信任,國民黨政府在政治上徹底破了産。?

此时,召开一个没有国民党反动派参加的政治协商会议,与民主黨派和无党派民主人士及全国各族人民一起,共同描绘新中国的蓝图,条件已经具备。

?

召開新政協籌備會議

?

1949年6月11日,中共和各民主黨派、无党派民主人士在中南海举行了新政治协商会议筹备会预备会议,商定参加新政协筹备会的单位为23个,共134人,并协商确定筹备会常务委员会人选。

6月15日,新政治协商会议筹备会在中南海勤政殿成立,由中国共产党和赞成“五一口号”的各民主黨派、人民团体及无党派民主人士等23个单位组成,即

(1)中國共産黨;(2)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3)中國民主同盟;(4)民主建國會;(5)無黨派民主人士;(6)中國民主促進會;(7)中國農工民主黨;(8)中國人民救國會;(9)三民主義同志聯合會;(10)中國國民黨民主促進會;(11)中國致公黨;(12)中國人民解放軍;(13)中華全國總工會;(14)解放區農民團體;(15)産業界民主人士;(16)文化界民主人士:(17)民主教授;(18)中華全國民主青年聯合總會;(19)中華全國民主婦女聯合會;(21)上海人民團體聯合會;(22)國內少數民族;(23)海外華僑民主人士。

?

同日,新政協籌備會舉行第一次全體會議,來自上述23個單位的134位代表與會,周恩來擔任臨時主席並致開幕詞。會上,毛澤東發表講話,指出:“這個籌備會的任務,就是完成各項必要的准備工作,迅速召開新的政治協商會議,成立民主聯合政府,以便領導全國人民,以最快的速度肅清國民黨反動派的殘余力量,統一全中國,有系統有步驟地在全國範圍內進行政治的、經濟的、文化的和國防的建設工作。”毛澤東以詩人的情懷,滿懷信心地說:“中國人民將會看見,中國人民的命運一經掌握在人民自己的手裏,中國就將如太陽升起在東方那樣,以自己的輝煌的光焰普照大地,迅速地蕩滌反動政府留下來的汙泥濁水,治好戰爭的創傷,建立起一個嶄新的、強盛的、名符其實的人民民主共和國。”

6月16日,新政協籌備會聽取了周恩來的報告,修改並通過了《新政治協商會議籌備會組織條例》,通過了新政協籌備會常務委員會名單,毛澤東、朱德、周恩來、李濟深、張瀾、沈鈞儒、譚平山等21人爲常務委員。當晚,新政協籌備會常務委員會舉行會議,推舉毛澤東爲常委會主任,周恩來、李濟深、沈鈞儒、郭沫若、陳叔通爲副主任。會議設立6個小組,在常委會領導下工作。

第一小組,主要擬定參加新政協會議的單位名單及代表人數,組長李維漢;

第二小組,起草新政協會議組織條例,組長譚平山,副組長周新民;

第三小組,起草共同綱領,組長周恩來,副組長許德珩;

第四小組,擬訂中華人民民主共和國政府方案,組長董必武,副組長黃炎培;

第五小組,起草宣言,組長郭沫若,副組長陳紹先;

第六小組,擬訂國旗、國徽和國歌方案,組長馬敘倫、副組長葉劍英。

?

自此,新政協的籌備工作进入实质性阶段。

?

起草《共同綱領》

?

?

《共同綱領》是建國綱領,是全國人民在一定時期內共同奮鬥的目標和統一行動的政治准則,起著臨時憲法的作用。为此,新政协筹备会专门成立第三小組,负责起草《共同綱領》,周恩来任组长。

6月18日,周恩来主持召开了第三小组一次会议。周恩来在会议中指出:“我们小组负责起草共同綱領,任务繁重”,“很紧迫,必须加紧工作”。在这次会议上,与会人员委托中共负责起草。从6月22日起,周恩来在中南海勤政殿,连续一周没日没夜起草《共同綱領》。6月30日,初稿顺利完成。

《共同纲领》指出:中华人民共和国是新民主主义即人民民主主义的国家;政权是中国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小资产阶级、民族资产阶级及其他爱国民主分子的人民民主统一战线政权,而以工农联盟为基础,以工人阶级为领导;目标是反对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为中国的独立、民主、和平、统一、富强而奋斗。由中国共产党、各民主黨派、各人民团体、各地区、人民解放军、各少数民族、国外华侨及其他爱国民主分子的代表们所组成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就是人民民主统一战线的组织形式。

同日,毛澤東發表《論人民民主專政》,指出:“總結我們的經驗,集中到一點,就是工人階級(經過共産黨)領導的以工農聯盟爲基礎的人民民主專政。這個專政必須和國際革命力量團結一致。這就是我們的公式,這就是我們的主要經驗,這就是我們的主要綱領。”《論人民民主專政》是一篇馬克思列甯主義的重要文獻,它凝聚了共産黨人關于建國後政權問題的深入思考,奠定了中國人民民主專政的理論基礎和政策基礎,成爲《共同綱領》和新政協的指導思想。

随后,周恩来又主持或出席了多次会议,专门研究修改共同纲领草案,集思广益,充分听取各民主黨派、无党派民主人士的意见。经过充分听取意见,反复修改,共同纲领交由毛泽东审定。从现有资料看,毛泽东的修改计有8月22日稿、9月5日稿、9月6日稿、9月11日稿和9月13日共五稿。9月3日,毛泽东写了一张便条给胡乔木,要求:“纲领共印30份,全部交我,希望今晚十点左右交来,题目应是《共同纲领》。”在9月11日稿上批示:“即刻印一百份,于下午八时左右交周副主席,但不要拆版,候起草小组修改后,再印一千份。”还有一张便条上写:“乔木,今晚付印的纲领,请先送清样,给我校对一次,然后付印。”

?

《共同綱領》是中國有史以來的第一部人民大憲章,是中國人民近百年來爲之流血犧牲的革命成果,體現了中國共産黨新民主主義革命的最低綱領,確定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家性質和政權制度,規定了國內各種經濟成分的性質和它們之間的關系,規定了我國的外交、民族、文化教育和人民民主權利等基本政策,在新中國憲法頒布之前,起著臨時憲法的作用。《共同綱領》的起草,爲新政協的召開奠定了共同的思想基礎和政策基礎。

?

協商新政協代表名單

?

1949年6月19日,籌備會通過了《關于參加新政治協商會議的單位及其代表名額的規定》。規定參加新政治協商會議的單位爲45個,代表總名額爲510名。每一單位其代表名額滿10人以上者,得推選候補代表2人,不滿10人者,得推選候補代表1人;候補代表列席新政治協商會議。此外,另設一個特別邀請單位,其代表資格、名額人選,均由籌備會常委會決定。

根据筹委会的规定,第一小组经过三个多月的协商,在新政协筹备会常委会第8次会议上获得通过,其间,中央组织部和中央統戰部做了很多沟通协调工作。从代表名单看,新政协最终确定的名单有着鲜明的特点。

一是具有極強的廣泛性。新政协包括各民主黨派、人民团体、各地区、解放军以及少数民族,国外华侨和宗教界等方面的代表,充分反映了我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各民族、各阶级和一切爱国民主力量的大团结,包含了近百年来我国民族民主革命各个时期为人民事业作出贡献的知名人物。

二是具有嚴格的政治標准。這尤其體現在對一些黨派的嚴格把關上。對申請參加新政協的黨派,籌委會具體分析、分別處理,對于不符合或者不完全符合參加新政協標准者,不能以黨派或團體單位的名義參加。同時又注意團結的廣泛性,最大限度地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對這些組織中有民主運動史,在解放戰爭中有實際表現並有一定代表性的民主人士,邀請他們以個人身份參加新政協。

9月20日,参加新政协的代表名单终于尘埃落定。新政协第一次全体会议,共有45个单位,正式代表585人,候补代表77人,总共662人。其中,中共、民革、民盟三个党派的正式名额均为16人,候补代表2人。662名代表中,中共党员约44%,工农代表与无党派民主人士约26%,民主黨派约占30%。这份名单,囊括了中共、民主黨派、无党派民主人士中的精英。据说接到这份名单时,毛泽东感叹道:“这就是一本包罗万象的天书嘛!”

?

新中國的國歌、國旗、紀年、國號

?

新中國的國歌、國徽、國旗、國都和紀年等方案,由新政協籌委會第六小組負責草擬。著名教育家、民進領導人馬敘倫任組長,葉劍英、沈雁冰任副組長。在經籌委會批准的前提下,第六小組提出《關于征求國旗國徽圖案及國歌詞譜啓事(方案)》,面向全國人民公開征集國旗、國徽、國歌方案,並聘請專家組成評選委員會。截至8月20日,第六小組共收到國旗方案1920件,圖案2992幅;國徽方案112件,圖案900副;國歌方案632件,歌詞、歌譜694首;意見書24封。

經過充分討論、認真評選,評選委員會在國都問題上達成一致,都建議定都北平,改北平爲北京;在紀年上,也多傾向于公元紀年。但在國歌、國徽、國旗上,仍存在分歧。爲慎重起見,9月17日。新政協籌委會第二次會議決定將國旗、國徽、國歌工作移交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主席團領導。

?

9月22日,新政協第一屆全體會議決議,成立大會國旗、國歌、國徽、國都、紀念方案審查委員會,委任馬敘倫召集55名委員集中討論。

國歌

?

关于國歌,征稿雖多,但一時卻難以選定。馬敘倫建議用《義勇軍進行曲》暫代。但有人提議修改歌詞。周恩來插話:“法国用马赛曲作國歌,‘把敌人的血浇灌我们的田’是旧歌词,也没有改。我们要嘛就用旧歌词,这样才能激励感情,修改了唱起来就不会有那种感情。”毛澤東接著說:“我國人民經過艱苦鬥爭,全國快解放了,但是,中國還受帝國主義包圍,還不能忘記帝國主義對我們的壓迫,我們要爭取中國的完全獨立解放,還要進行艱苦卓絕的鬥爭,所以,還是保持原有歌詞爲好。”在充分协商的基础上,《义勇军进行曲》作为國歌被确定了下来。

國旗

讨论较多的是國旗方案。在第六小组讨论的时候,就有四种主要意见:

一,鐮刀錘頭交叉並加五角星,但有模仿蘇聯之感;

二,麦穗齿轮并加五角星,图案复杂,不适合作國旗图案;

三,两色或三色横条组成旗面,左上或中央置放镰刀锤头或麦穗齿轮或五角星。横条象征长江、黄河和珠江,镰刀锤头象征工农等各阶级联合,但图案也较复杂,且有美国、苏联國旗混杂之感;

四,旗面三分之二爲紅色,三分之一爲白、藍、黃各色,加以紅色或黃色的五角星。

幾種方案,都各有利弊,評選委員會和專家反複商議,從中選擇了32幅,交審查委員會決定。

?

在9月23日審查委員會討論時,大家比較傾向于複字32號五星紅旗方案,這是一位名叫陳聯松的普通職工設計的。大五角星代表中國共産黨,小星代表工人、農民、小資産階級、資産階級四個階級。可是,大家認爲四個階級的提法不妥,爭論較爲激烈。在25日的討論中,毛澤東建議說:“过去我们脑子里老想在國旗上标出中国的特征,因此画一条横杠代表黄河,其实许多国家的國旗也不一定有什么该国的特征,苏联的斧头镰刀,也不一定代表苏联特征,哪一国都可以有同样的斧头镰刀;英美等国的國旗也没有什么该国的特征。代表国家特征可以在國徽上表现出来。”他拿著放大了的五星紅旗圖案說:“大家都说这个方案好,中国革命胜利就是在共产党领导下以工、农为基础,团结了小资产阶级、民族资产阶级,共同奋斗取得的,这是中国革命的历史事实。今后还要共同努力进行社会主义建设,我看这个图案反映了中国革命的实际,表现了我们革命人民大团结。现在要团结,将来也要团结,我看这个图案是较好的國旗图案。”

一直关心國旗方案的华侨代表陈嘉庚接着说:“我从东北回来,我很关心國旗问题,我完全同意毛主席讲的复字32号國旗方案。”

著名建築學家梁思成也表示贊同:“我覺得32號圖案很好,多星代表人民大團結,紅代表革命,表示革命人民大團結。”其他人也相繼發言,五星紅旗的方案最終得到通過。

?

國徽

关于國徽,鉴于大家对当时所涉及的國徽图案均不满意,毛泽东建议:國徽是否可以慢一点决定,原小组继续设计,等将来交给政府决定。

紀年

关于紀年,大多数人赞同公元紀年。但有人说:我们采用公元紀年,老百姓也可能同时采用其他紀年。毛泽东说:“老百姓要用其他紀年我们也没办法,我们不能制定法律去处罚他们。过去用中华民国,老百姓用甲子年,他们还是用了。但是,我们政府要有个决定:采用哪个年号。”

黄炎培接着说:“有人说采用公元紀年是以耶稣诞生之年为纪元,是基督教国家的年号,据我们调查了解,其实许多非信仰基督教的国家也采用公元紀年,现在公元紀年已成为国际习惯通用的年号。少数国家采用本国纪元,但在行文写到本国紀年时,常常还要加注公元多少年,很麻烦。”

毛泽东风趣地接话:“就是耶稣也不坏嘛,耶稣和今天某些国家借推行基督教进行帝国主义侵略不一样!”于是,公元紀年得以确立。

國號

國號的讨论最为激烈。毛泽东在《新民主主义论》中曾使用“中华民主共和国”。1948年初,几次在中共党内文件中又使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但自从1948年8月1日电复香港民主人士直至筹备会召开,政协有关文件中用的是“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在筹备会上,黄炎培、张志让主张用“中华人民民主国”,张奚若提出“我们是人民民主专政的政权,人民这个概念已经把民主的意思表达出来了,不必再重复写上‘民主’二字。我看叫‘中华人民共和国’好。”最后,基本达成一致,同意后者。

?

新政協的召開

?

新政協的開幕

?

1949年9月21日,經過三個多月的充分准備,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在中南海懷仁堂開幕。

?

这是一次肩负着建国使命的时代盛会。参加盛会的代表包括中共、各民主黨派、各社会团体、无党派民主人士共662人。其中,有中国共产党领袖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有孙中山夫人宋庆龄;有著名民主黨派领导人李济深、张澜、黄炎培、马叙伦、彭泽民、李章达、谭平山、蔡廷锴、陈其尤、许德珩、谢雪红,有无党派民主人士郭沫若、马寅初、张奚若;有爱国华侨陈嘉庚、司徒美堂;有文化名人梅兰芳、程砚秋;有原国民党方面的张治中、程潜、傅作义……真是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

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由主席團輪流主持。第一天的大會由毛澤東、朱德、李濟深、沈鈞儒、郭沫若擔任執行主席。

?

毛澤東在大會上致詞:“現在的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是在完全新的基礎上召開的,它具有代表全國人民的性質,它獲得了全國人民的信任和擁護。因此,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宣布自己執行全國人民代表大會職權……我們的工作將寫在人類曆史上,它將表明,占人類總數四分之一的中國人從此站立起來了!我們的民族將不再是被人欺辱的民族了!”“隨著經濟建設的高潮的到來,不可避免地將要出現一個文化建設的高潮,中國人民被認爲不文明的時代已經過去了,我們將以一個具有高度文化的民族出現于世界!”

从9月21日到30日,各民主黨派、各社会团体、无党派民主人士以及其他参加新政协的人士进行了大会发言。

?

選舉中央人民政府

?

9月27日,人民政协第一届全体会议讨论并通过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组织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组织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都、紀年、國歌、國旗四个议案。29日,大会通过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并通过决议,由即将成立的中央人民政府致电联合国大会,声明中华人民共和国业已成立,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所选举之中央人民政府为唯一能代表中国人民的政府。

?

30日,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組織法》選舉産生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主席、副主席、人民政府委員和國務院組成人員:

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毛澤東。

副主席:朱德、劉少奇、宋慶齡、李濟深、張瀾、高崗。民主人士占了半壁江山。

中央人民政府委員56名:陳毅、賀龍、李立三、林伯渠、葉劍英、何香凝、林彪、彭德懷、劉伯承、吳玉章、徐向前、彭真、薄一波、聶榮臻、周恩來、董必武、賽福鼎、饒漱石、陳嘉庚、羅榮桓、鄧子恢、烏蘭夫、徐特立、蔡暢、劉格平、馬寅初、陳雲、康生、林楓、馬敘倫、郭沫若、張雲逸、鄧小平、高崇民、沈鈞儒、沈雁冰、陳叔通、司徒美堂、李錫九、黃炎培、蔡廷锴、習仲勳、彭澤民、張治中、傅作義、李燭塵、李章達、程潛、張奚若、陳銘樞、譚平山、張難先、柳亞子、張東荪、龍雲等。其中民主人士26名,占46.5%。

政務院總理:周恩來。

副總理:董必武、陳雲、郭沫若、黃炎培。民主人士占50%。

政務委員15名,其中民主人士9名,占60%。

?

?

政务院下属34个部、委、院、署、行中,担任正职的民主黨派、无党派民主人士共15人,担任副职的42人。如担任正职的民主人士有:轻工业部部长黄炎培,邮电部部长朱学范,农业部部长李书城,水利部部长傅作义,林垦部部长梁希,政务院及所属单位机构编制审查委员会主任、粮食部部长章乃器,司法部部长史良(女),教育部部长马叙伦,卫生部部长李德全(女),文化部部长沈雁冰,文化教育委员会主任、科学院院长郭沫若,人民检察委员会主任谭平山,华侨事务委员会主任何香凝,出版总署署长胡愈之等。

?

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的召開,在中國現代史上具有重要的意義。一百多年來,中國人民爲推翻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和官僚資本主義的壓迫和剝削,前赴後繼,進行了不屈不撓、艱苦卓絕的鬥爭。在中國共産黨的領導下,終于取得了新民主主義革命的勝利,推翻了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和官僚資本主義的統治,從此,中國大地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的召開,是新民主主義革命的一次總結,標志著中國的曆史從此進入了一個新的時代。民主黨派和无党派民主人士,在革命征程中和中国共产党风雨同舟,自觉接受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如今,他们继续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共同谱写中华民族团结奋斗的新篇章!